设为首页 网站导航   English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极限运动 > 骑马狩猎 > 正文

朝鲜族男子骑马五走长征路 与马共存亡

2014-03-06 11:42 来源:极限户外网 作者:芥末

查看所有评论

53岁的朝鲜族男子李完彬花5万元钱买的一匹退役军马从此踏上了重走长征路的征程,其间,他穿坏了30多双特制皮鞋,因各种危险死了3匹马,摔坏了2部笔记本电脑。徒步行走了约3万公里,相当于地球周长的3/4.

    53岁的朝鲜族男子李完彬申香子、索南加措卖掉了老家的房子后带着妻子,来到河南罗山县何家冲村,今天将第五次踏上长征路。


    出发的前一天,李完彬老家所在的吉林延边自治州电视台,播出了两年前拍的他重走长征路节目。其间,李一直压着不让播,担心“周围人说我一直走长征,有毛病”.


    经历了多次生死考验后,他还是决定踏上长征路。他觉得走完长征成就了自己,也能让沿途人们了解长征历史。


    第五次长征


    在信阳市的这几天,李完彬一直很着急。当行走成为一种习惯,忽然间停下来反而有点不知所措。


    他在等待花5万元钱买的一匹退役军马从吉林运往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村,何家冲村是他第五次重走长征路起步的地方。


    之前这条线路他曾徒步走过一次,这次则是带着妻子申香子,还有他在长征路上结识的一位藏族朋友索南加措。李一直强调,索南加措与申香子认可长征,跟着自己重走长征路,是自己10年来最大的收获。


    李完彬、申香子、索南加措三人走在信阳市街头,总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不只是因为几个人穿着带有“重走长征路”字样的衣服,还有李完彬3厘米左右长的胡子。自从2004年,李完彬第一次踏上长征路之后,他的胡子就再也没有剪过。


    10年来,有大概一半的时间,李完彬都是在重走长征的路上。其间,他穿坏了30多双特制皮鞋,因各种危险死了3匹马,摔坏了2部笔记本电脑。徒步行走了约3万公里,相当于地球周长的3/4.


    “再走两年,年龄再大点就走不动了。”李完彬说,所以才决定陪着妻子、朋友第五次踏上了长征路。


    出师不利


    对李完彬来说,2004年是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年份。


    那一年,听说英国人李爱德重走过一次二万五千里长征。“一个外国人都能走,我为什么不能走呢?”加上他准备让儿子参军,原是跆拳道教练的他决定带上儿子重走长征路,希望在行走过程中,让儿子得到锻炼,于是当年10月,李完彬找了两个朋友开一辆吉普车,从延吉到长征出发地江西瑞金。


    可是出师不利。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年10月10日凌晨的那场车祸。在河南安阳境内的高速路上,吉普车与一辆卡车追尾,吉普前半部分钻进了卡车底部。司机也是李的朋友当场死亡,李完彬的脸上缝了6针,幸运的是他18岁的儿子李辉没有受伤。


    申香子本就反对他带着儿子重走长征,出事后打电话要求其把儿子带回去。“不理解,甚至有点恨他这么做。”申香子说。


    带着对朋友的愧疚,“还有很复杂的感情,”李完彬说,他们还是走下去了。


    经历凶险


    当年,时任《新乡日报》记者的王高峰,也在为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而重走长征路,路上与李完彬父子相遇。在王高峰看来,只有亲身实践,才能真正体会长征的意义与路途的凶险。


    “我都给儿子交代过遗言。”李完彬说。那是在2004年12月4日,李完彬父子与王高峰一起走到了广西境内的老山界,这座山是红军在长征路上翻越的第一座大山,海拔3000米。


    一行人爬到半山腰时,遇到几十米深的悬崖,旁边只有一条小路,一个人勉强能走,但马很难过去。


    可没有马很多行李就无法带,李完彬决定骑着马跳过去。“我已经做好了与马共存亡的准备,就跟儿子说,我死了他要继续走下去。”


    马跳跃的过程中,李完彬跳下去双手攀住峭壁,但马只有两条前腿扒住了石头,身子却在空中悬着。


    “最终我们几个人把马拽上来了。”李完彬说,可是这匹马还是在2005年1月渡赤水河时淹死了。那是长征路上损失的第一匹马,李完彬的儿子李辉,眼睁睁看着河水吞噬了陪伴自己两个多月的生命,“都吓蒙了”.


    不过此次凶险与后来的经历相比,并不算什么。走到四川松潘草原的毛尔盖时,李完彬还陷进过沼泽地里。之后,还遇到过野蜂围困,经历过山体滑坡……


    第一次长征,用了370多天,他的儿子比出发时瘦了近40斤。


    收获感动


    在走完第一次长征路(红一方面军)后,李完彬又走了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以及红二十五军的长征路线。截至现在,已经徒步走了约3万公里。


    在行走的过程中,李完彬说自己遇到很多令人感动的事儿。


    2006年开始第三次长征路时,走到河南省卢氏县官坡镇,李完彬在一个齐姓农家安顿下来准备休息时,发现周围没有草地,就走出村庄给马找食料。齐老汉说:“我这里有草,你累了,休息吧。”就牵着马走了出去。


    可过了一会儿李完彬才发现,齐老汉正牵着马啃食自家麦地,已经吃了很大一片麦苗。


    李完彬既感动又过意不去,要给老人钱作为赔偿。可是老人说:“我时常听父亲说起当年红二十五军在我家住过的情景,今天你能在我家住,我非常高兴,吃这点麦子算什么!”


    索南加措就是他在长征路上认识的。当年,李完彬的马受伤了,他就把马送给索南加措。等第二年李完彬再次走到这儿时,发现索南加措一直在给他留着这匹马,曾经有人出5000元钱索南加措都不卖。


    发生蜕变


    王高峰在形容李完彬时说,最初他是无意识的行走,目的单纯,但是就像爬虫一样,在不断向上爬的过程中,发生了蜕变,境界也在不断提高。


    有一次李完彬独自在雪山上摔倒,右腿韧带断裂,幸亏手机有信号,打通了妻子申香子电话求救,多名民警与政府工作人员赶到,他才得以下山。


    “在山上我就想,是谁派我重走长征路的?没有人。可是我为什么要走呢?”


    很多人都在问他这个问题,他的解释总是显得很没有说服力,“我是为了我自己、成就我自己。”


    但这也是他最真实的想法。在走了近10年之后,李完彬发现自己的行为,不但成就了自己,也能让人了解更多的长征历史,记住长征。“这也算是收获,长征历史是中国非常重要的基础,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长征有四条线,通过我的行走大家知道了,也是有意义的。”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相关主题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

网站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