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网站导航   English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极限运动 > 攀岩漂流 > 正文

美国攀登大师Alex Honnold 的平常心

2016-04-08 21:00 来源:户外资料网 作者:兆玺

查看所有评论

有一个人每个天都会有人问他死了没有,这就是Alex Honnold。Free Solo意味着没有任何攀爬工具,没有任何保护,只有攀登者,岩壁,和呼啸的山风。此项运动被列为十大危险运动之首。一失足成千古恨是这项运动最好的描述,在所有攀岩者中,徒手攀岩者是一个独特

  有一个人每个天都会有人问他死了没有,这就是Alex Honnold。Free Solo意味着没有任何攀爬工具,没有任何保护,只有攀登者,岩壁,和呼啸的山风。此项运动被列为十大危险运动之首。“一失足成千古恨”是这项运动最好的描述,在所有攀岩者中,徒手攀岩者是一个独特的群体,只有那些技艺最高,胆子最大的人才会去尝试。Alex Honnold, 来自美国加州萨克拉门托。85年生, 徒手攀爬多项世界记录保持者,包括徒手攀爬优胜美地(Yosemite)国家公园900米的酋长峰(EI Capitan)。

  

  他曾是Berkeley大学的工科生,半路退学,为的是能够一门心思攀岩(对于一个徒手攀岩者,这实在算不上是什么疯狂的举动)。就像视屏和照片中所看的一样,Alex一副傻傻的书呆子气质,身体也略显单薄,从外表上看,他更合适呆在工科院校的实验室里。当然一切只是表象,他那“瘦弱”的身体实际蕴含的能量却是超人级别的。在超过90°的岩壁上,他的移动精确完美,每一个身体姿态都在他的掌控中,动作行云流水,仿佛是在岩壁间舞动。

  

  近日The North Face全新体验店开幕,Alex Honnold作为TNF的运动员来到的中国参观新店。 以下是8264记者对Alex Honnold 进行的现场采访:

  Alex Honnold最近在忙些什么?

  近段时间我都没有在进行无保护攀岩(free solo),而是跟我的拍档一起进行带绳索攀爬,通常情况下,我都是两种攀爬方式循环进行的,一年无保护攀岩,一年带绳索攀爬。

  Free Solo只是攀爬的一部分

  Free Solo只是攀爬的一部分,我通常还是以带拍档的绳索攀爬为主。因为Free Solo的难度更大,风险也很大,所以对于我的各方面要求也更多,相对地,它带给我的回报也是成比例的。

  专注

  一般来说,我每周大概攀爬5到6次。大部分的力量训练其实都是通过攀爬完成的,偶尔也去健身房进行一些额外的体能训练,比如核心力量训练、跑步,有时也进行徒步训练。不过,大部分的训练基本上还是通过攀岩实现的。攀岩所需要的强大专注力,对我来说,其实就是通过长年累月的攀岩得到的,我从来没有通过冥想或类似的方式去特别训练专注力。你投入的时间越多,你攀爬的经验越丰富,你的专注力也就慢慢培养起来了。

  Free Solo与死亡无关

  老实讲,我并不会把Free Solo看做是一件关乎生死的极限运动,因为,人终有一死嘛——这辈子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包含着或多或少的风险。关键在于,你愿意在什么事情上冒险,或者说,你愿意选择过怎样的人生。Free Solo对我来说,是一种人生的巅峰体验,是一种我很享受的、美好的人生经历,为之冒险,我甘之如饴。

  一个不怕死亡的人平时最害怕的是什么?

  不能说我是一个不怕死的人,因为我对于死亡的惧怕我跟其他人是一样的。因为面对每一次的Free Solo,我都会做好万全的准备,所以每一次面对高山险峰,我都信心十足。基本上,我之所以会去完成一次大型的Free Solo都是因为我很确定我不会因此丧命,不然我也不会送死。所以,我并不是一个有很多恐惧的人。(日常生活中,你有害怕的事物吗?)我小时候,跟大部分人一样,我也会怕虫子、蜘蛛、蛇这样的东西,长大的过程中,我也慢慢学会控制自己对于事物的恐惧。现在的话,我担心比较多的还是日常的人身安危,比如,开车、坐飞机时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我就会担心,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吧。

  判断风险 审视人生

  毫无疑问,Free Solo提高了我对于风险的评估能力、决策能力。攀岩这项运动也让我更全面地去审视人生,它会让你分清生活中的哪些事情是真的有危险,哪些担心和恐惧是真的有必要。对于Free Solo地点的风险评估,于我而言,更多是一种本能。有些很惊险的路线,我一看,就觉得应该放弃;另一些路线,我一看,就觉得是容易而有趣的,那我就会选择它。所以基本上,Free Solo是没有一套系统化的风险评估标准的。

  感谢身边的人

  对于我来,我不认为有这么一个特定而统一的时间结点,如果哪一天我对攀岩的热情消失殆尽的话,我可能会选择离开这项运动。不好说,我觉得说不好我也许一辈子都会像现在这样,在峭壁和险峰之间游走,在群山和小径之间奔跑。当然,如果我成有了自己的家庭,或者厌倦这项运动了,那也许会停下攀岩的步伐吧。

  不过平衡攀岩和亲友的关系的确是很大的一个难题。我觉得关键就是得找一个愿意跟你一起住在车,陪你四处奔波、到处攀岩的女朋友吧。不过,的确没有多少时间能够陪伴家人,总归还是要看自己如何取舍吧,要清楚什么对于你的人生来说是最重要的,然后尽最大努力去实现它。(所以你的女朋友会经常陪你四处奔波吗?)当然,过去几年中,我交往过的女朋友都是这样,而且她也会攀岩,我很难想象自己交往对象是个不攀岩的人。

  希望Honnold Foundation可以为世界做些什么

  我建立Honnold Foundation是想要为这个世界做些积极的改变,希望可以用我的方式来为环境相关的非营利性组织募集善款,来改善人们的生活水准。我们的项目主要致力于环境问题和世界扶贫,所以,现在几乎都是聚焦在非洲上的。每一年,我们都会组织前往,当然,这也会是一个非常长线的项目。

  

  和The North Face合作这么久的原因

  跟The North Face的合作关系从2007年就开始了,因为The North Face给予的大力支持,我才能去到不同的地方进行攀岩,也才能不断接近我心中的目标,它也让我一直保有对攀岩不灭的热情。让我特别感激的是,TNF在帮助我的同时,并没有在商业回报上给我任何压力——从来没有人施加压力要我去做任何特别的表演,而是一直在我追梦的路上给予最有力也最健康的支持。

  The North Face也是一个不断探索和创新的品牌,这点我非常欣赏。例如这次全新体验店,将数字化及多媒体元素带入实体购物。实时户外天气分享,店铺天气预报LED ,实时报告户外的天气状况。打通线上购物与线下体验,突破式的线下购物方式,店铺内缺少的产品,可以直接IPAD 购买并直接快递到消费者家中。多媒体自助互动式体验产品科技,你可以自助选择你想了解的产品信息及科技介绍。

  

  会去格凸攀岩

  这次在格凸主要是进行绳索攀岩,我会带着拍档、以及护具,是一次常规攀岩。当然,如果在现场我觉得一切OK,比如岩石紧密性很高的话,也许我会选择Free Solo一段,不过格凸的岩石整体情况应该还是更适于绳索攀爬。

  另外中国很多地方我都很有兴趣去攀爬,昆明不少地方很适合攀岩,阳朔是我2009第一次到中国的地方……一定还有很多我没有听过的地方。我有朋友爬过长城,我看到照片都觉得很向往,中国这么大,给我的选择一定是非常多的。

  对新人的建议和对恐高症患者的话

  对于中国的攀岩爱好者来说,这块地大物博的土地上肯定有着数不清的攀爬处女地等待开发,新鲜的机会可能比美国还要多,所以,多去不同的地方进行攀岩,在不同类型的高山险峰上磨练自己的攀爬能力吧。

  每当有人跟我说,他因为恐高所以不能攀岩的时候,我都会让他认真分辨一下,自己害怕的,到底是高度,还是死亡?因为人人都怕死,但只有少数人是真的恐高。比如,你在高楼往窗外看的恐惧程度,一定不会跟你爬在悬崖峭壁一样。所以,如果只是怕死的话,那你需要学会的就是,充分信任你的护具、抚平自己在高处时的情绪;而如果是恐高的话,克服机制会更复杂一些,但核心还是找到自己恐惧的根源,然后克制和消化掉这种消极情绪。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相关主题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

网站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