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网站导航   English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极限运动 > 定向越野 > 正文

定向越野 在奔跑中亲近自然

2014-04-21 11:19 来源:极限户外网 作者:芥末

查看所有评论

定向运动通常在森林、郊外和城市公园里进行,是充分了解大自然、享受大自然的一项趣味性休闲运动,在欣赏大自然美丽风光的同时,还能锤炼自身野外生存的能力。

  定向越野 如果你有清晰的方向感,如果你自信且有独立的思想,如果你觉得单纯跑步太枯燥,那么定向越野肯定适合你。这项运动如今红遍全球,也受到不少佛山学生的喜爱。在南海全民健身体育公园、文华公园或是南海三山某条河涌旁、东平河边,只需要地图和指北针,你就能快乐地奔跑。


  大拇指上别着指卡,一手握着地图,一手紧捏指北针,认准了方向往前狂奔。到达第一个检查点,指卡对准打卡器“嘀”一声“打点”签到,接下来规划第二处的路线……谁走完全程所用时间最少,谁的成绩就最好。


定向越野 在奔跑中亲近自然


  上周二下午,佛山一中定向越野队教练杨松柳事先在校区布上检查点,放学后,队员集中进行实践训练。佛山一中是佛山最先引入定向越野的学校,2004年,作为高考体育加分项目之一,佛山一中成立定向越野队,体育老师杨松柳被任命为教练,定向越野在佛山起步。10年一晃而过,佛山一中定向越野队在省赛所向披靡,他们的最好成绩是省中运会高中组第一名。


  谭子维和应雨哲体能好,适合中距离定向和积分赛,女队队长贺紫君体能一般,但看图、规划技术好,擅长团队赛。杨松柳告诉记者,每个队员特点不同,擅长的项目也具有针对性。不过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10年间定向队更换了数批队员,但几乎所有人都是班里的尖子生。提及此,读高二的谭子维被众人调侃:文科重点班哦,高材生哦。谭子维不好意思地笑了。


  杨松柳称,在挑选队员时,体能好、有一定的方向感是基本条件,他更看重学生是否有独立的思想,“两个检查点之间有不同的路线可以选择,你走的这条路可能是无头路,也可能是对的,这时自信、不被他人影响就很重要。不然中途返回或者兜圈就浪费了时间”。


  杨松柳认为,定向越野在选材和培养方面相辅相成,“它对智商有一定的要求,同时也能锻炼你的思维和意志”。谭子维告诉记者,参加定向队后,他的成绩比高一时提高了不少,“现在碰到难题,我会坚持思考、不轻易放弃,更多的时候我都找到了答案”。


  奔跑中亲近自然


  虽说是为高考加分而设,但定向越野显然有更大的魅力,队员们极力推荐这项运动:好玩比加分重要多了。应雨哲形容自己拿着一张地图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跑一个小时都不觉得有累的感觉:超爽,“有时候跑错路,发现原来寻错宝也是那么的爽”。


  定向运动通常在森林、郊外和城市公园里进行,也可在校园里进行。佛山一中定向队平时在学校训练,周末会组织到南海全民健身体育公园或文华公园进行实地训练。杨松柳形容定向运动是充分了解大自然、享受大自然的一项趣味性休闲运动,在欣赏大自然美丽风光的同时,还能锤炼自身野外生存的能力。


  佛山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也将定向越野作为推广户外教育课程的第一步。去年底,协会秘书长唐斌在石湾三小挑选5年级的一个班,教授学生户外教育的理论知识,并在校园内进行定向越野游戏。唐斌将学生分为4人一组,他们奔跑的任务不是到检查点打点,而是找到学校的水表、陶瓷墙等标志性物体,抄下水表上的数字或者记录陶瓷墙上某句话的落笔。


  “实践课让我发现其实小学生的知识面很广,他们特别喜欢这种活动,”唐斌告诉记者,校园定向能让学生动起来,并对户外运动有一个初步的了解,“人是离不开自然的,每个人都应该懂得面对和热爱大自然,以及如何处理在其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佛山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去年的年会内容也与定向有关,在陈村东平河边,200多位市民参加了徒步定向、自行车定向以及体验走扁带、趣味自行车等多个项目。第一次了解定向越野的筱敏自那之后爱上了这项运动,“一边找一边跑,我觉得好玩多过跑步的辛苦!”她期待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定向越野,并不无幻想地向记者描述:“在大自然的绿树、白云和流水间,大家一边紧张地识图找点行走,一边呼吸大自然的清新空气、花草芬芳。逃离都市,我觉得定向越野是智慧、体能和美的三重结合。”


  定向越野未来几何


  不过在佛山,像筱敏这样了解定向越野的年轻人并不多,这项运动的从事者以学生为主。


  杨松柳告诉记者,因为广东省和佛山市中运会都设有定向赛事,佛山五区也有不少学校开设定向越野运动队。不过由于去年全国高考改革,包括定向越野在内的17个高考加分项目被取消,今年下半年进行的市运会也随之取消了定向越野初中组的比赛。据了解,不少初中目前已经中止了该运动的训练,还有体育老师猜测,下届市运会将彻底取消定向越野的系列赛事。


  虽然谭子维们都表示好玩比加分重要,他们还肯定地说读大学会继续玩定向,但“好玩归好玩”,杨松柳仍旧担心定向越野的发展会因此受阻,“体育项目加分取消了,对定向的发展打击很大,即使我们坚持训练,但没有比赛来证明成果,很难会有继续训练的动力”。


  校园内的定向运动发展了10年,然而在民间,据唐斌介绍,只有少数人小圈子在玩。相比之下,北京、成都、广州、深圳等地的定向运动发展较为完善,这些城市均成立了定向运动协会,定期在全市范围内举办不同类型的定向赛事,参赛人数动辄上千人。据了解,广州一长期举办的夜间城市定向去年底开设了佛山站赛事,赛前主办方担心参赛人数太少,还专门委托佛山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召集参赛选手。


  杨松柳和唐斌均认为,定向越野在佛山的推广和组织力度不够,也无专门机构来牵头组织赛事,以致社会型赛事太少。作为佛山第一个定向越野教练,杨松柳认为这项运动在佛山的发展并不乐观。唐斌曾去北京考察户外运动的发展,他反而相信,这项“好玩”的运动一定能在不久的将来打开佛山人的心房。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相关主题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表情:

网站公告